二入摩洛哥,在上帝的颜料盘里打个滚

  身着长长的袍子,头顶尖尖的帽子,眼窝深邃的阿拉伯老人,面庞布满深刻的皱纹,背影消失在迷宫城千万条小巷中,旁边商铺林立,摆满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,一头头小毛驴拖着货物不紧不慢的穿行,耳边不时从清真寺传来宣礼的声音,驻足聆听,虽不懂,却心绪平静。一道道不起眼的小门,推开后别有一番洞天,天井露台泳池hammam,应有尽有,一盏盏烛台,一缕缕幽香,一杯薄荷茶两块小饼干,消磨一下午的时光。这一切都是我发呆神游时的远方。

  和X先生一起也算去了不少地方,走过国内27个省,芭提雅跳伞,仙本那美娜多、墨宝潜水,锡基霍尔岛跳水,摩尔曼斯克看极光,蒂瑟默哈拉默野外Safari,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摩洛哥的那次旅行。

  每天出入细细高高的摩天大楼,千篇一律的样式颜色毫无设计感可言,甚至路过的街面店铺招牌样式都是统一制作,剥夺了我们对视觉对个性的追求,降落在摩洛哥的一瞬间全身艺术细胞苏醒,即将享受一场色彩的盛宴。

  哈桑二世清真寺,坐落于伊斯兰世界的最西端,雄踞大西洋之上,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来自海上。

  生活在沙漠里的人真的很不易,牵骆驼的小哥,不到20岁,他没有向我们卖东西,也没要小费,不会英语,我们结束骑骆驼之后,吃了午饭,坐越野车去参观当地游牧民族的路上还碰到他,快2个小时了,还没到家,烈日下,从家里两个小时走到帐篷接我们,带我们骑1个多小时骆驼,然后再用2个小时走回家

上一篇:Bali,想与你呆坐到黄昏,跳舞到清晨
下一篇:哥本哈根不只有童话——两日半随心游